第573章 结局3

      来年四月。

  赵攸宁未能如偿所愿,因为又生了一个儿子,心底有些失落,她什么时候才能盼到她的小棉袄?

  上次自己使了些手段,让萧恒之防不胜防,这才让她怀上了孩子。

  只怕故技重施,萧恒之再不会上当了。

  果然,生完了第二个孩子后,萧恒之就开始日夜防着她,一边防着她,还一边跟她说,儿子挺好的,儿子也能当小棉袄。

  赵攸宁问他有什么法子,萧恒之差人将赵攸宁之前准备好的女娃娃衣裳给拿了过来,然后当着赵攸宁的面,给自己的次子穿上。

  等打扮好的时候,萧恒之也意味不明的朝着赵攸宁笑了笑,朝着她举起手中的孩子,并说道:“咱们的女儿,日后定是一等一的大美人。”

  赵攸宁瞪了他一眼,“你小时候走过的路,想让你儿子也走一遍?”

  萧恒之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耳根子却有些发红,但嘴巴依旧硬的很,“夫人,此话何意?”

  看着萧恒之装傻充愣的样子,赵攸宁便直接说道:“母亲可都与我说了你小时候的事情了。”

  萧恒之轻咳一声,强装镇定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也试图转移话题。

  见萧恒之难得有窘迫的时候,赵攸宁又是打趣了两句,这才放过他。

  ——

  十年后,皇上跟皇后琴瑟和鸣。

  期间生下两子一女,太子之位已定。

  天乾国泰民安,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

  萧恒之在这个时候向皇上递上辞呈,只可惜皇上将其辞呈驳回。

  萧恒之再继续递上辞呈时,又被皇上驳回。

  皇上连续驳回了两次,这让萧恒之有些头疼。

  等到第三次时,萧恒之深夜与皇上谈完心后,皇上这才勉强的同意了萧恒之的辞呈。

  而前提是,萧恒之跟皇上保证了,只要皇上需要用到他的时候,他必定会重回朝廷,为国效忠。

  至于为什么要辞官,因为萧恒之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毕竟成亲之时,他答应过自己的夫人,日后要带着她走遍千山万水,看遍世间美景。

  如今不去……

  只怕年老体衰时,想去也去不成了。

  在这十年期间,萧恒之没有闲着,赵攸宁也没有闲着。

  两人一同教导着孩子,将孩子培养的极为优秀。

  两个孩子差着两岁,长子十二,次子十岁。

  长子萧珏年满十二,但已有功名在身的,前不久刚中的举人,因为年纪太小,萧恒之这个做父亲的便有心压一压,让他沉淀一下,让他下一届再去会试。

  次子萧玙虽然小两岁,但性格却比长子要圆滑的多,经常笑眯眯的一张脸,神似他的祖父萧明成。

  赵攸宁在十年里,日子也是过得很充实。

  赵攸宁亲自教导孩子,以及处理府中事宜,她还在京都建立了育婴堂,专门收养孤儿孤女们,差人教他们读书认字,等再长大一些,教他们医术、女织、工匠等等。

  让他们学自己擅长的一门,等到了十三四岁时,他们便可以独立的养活自己。

  赵攸宁相信前世今生,所以她也希望自己这一世能多做些好事,能换回来一些好报。

  毕竟,她希望……

  希望下辈子还能跟萧恒之缔结连理。

  这是,赵攸宁埋在心底的一点小心思。

  ……

  萧恒之带着赵攸宁共骑赤兔马,不缓不慢的游逛着天乾的每一个角落,带着她去风云传中所讲述过的美景。

  起初,由于赵攸宁见识少,每到一处地方就被震撼到。

  看着赵攸宁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萧恒之则是抿唇轻轻一笑。

  ……

  静江府。

  两人一同畅游漓江,感受着静江府的烟雨。

  漓江的水清澈见底,清澈如碧,他们两人乘坐着竹筏,穿梭在这漓江的山林之间,将整个漓江的美景都牢牢的记在脑海中。

  碧水悠悠,绿树依依。

  赵攸宁甚至能够清晰看见碧水之下的那些鱼儿,他们在水中自由畅游着。

  跟着萧恒之出门,赵攸宁不用费心,只需要跟在他的身后即可。

  衣食住行,皆有萧恒之安排。

  游历了五年左右,赵攸宁就变得格外想家,想孩子。

  她本是重生之人,对家人对孩子会更加的想念。

  这五年,算是跟萧恒之放肆了一回。

  萧恒之看出来了,便搂着她的肩膀,轻声说道:“咱们回京吧。”

  “是啊,回京吧。孩子不小了,是时候该给他准备婚事了。”赵攸宁浅浅一笑。

  ——

  当萧恒之带着赵攸宁回京时,两人都不小了。

  尤其是萧恒之,已经到了不惑之年,也蓄了一点胡子,相比年轻时,更添加了几分稳重。

  岁月从不败美人,赵攸宁亦是如此。

  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虽然在外面跑了五年,可回京时,还是有不少人感叹着她的容貌。

  两人回京时,两个儿子亲自来迎接。

  他们身姿挺拔,伫立在城门口,等着父亲跟母亲的归来。

  大老远的,赵攸宁就看到了两个孩子在城门口迎接,赵攸宁朝着身旁的萧恒之看了去,低声道:“看,孩子们都来了。”

  “嗯,还算有孝心。”

  赵攸宁掐了萧恒之一把,“也不看看是谁生的孩子。”

  萧恒之含笑说道:“夫人生的孩子,自然是十全十美的。”

  赵攸宁娇瞪他一眼,而萧恒之则是握着她的手,细细的揉捏着。

  ……

  回京后的萧恒之,被皇上任职为太子太师,为朝廷的辅佐大臣与太子的老师。

  辅佐太子数十年,太子也是顺利登基为皇。

  ……

  而后——

  萧恒之一生为国为民,享年七十二岁。

  赵攸宁也没想到,萧恒之会走在她的前头。

  那一年她正好六十五,她守在萧恒之的床榻前,看着面容已经老去的萧恒之。

  皱纹跟黑斑已经布满萧恒之的脸,她跟他满头银发,已经不再年轻。

  赵攸宁握着萧恒之的手,守在他的身边。

  任谁来劝,她都不愿离开萧恒之的床榻边,也不愿意让旁人搬走萧恒之的尸身。

  “老头子,你在黄泉路上慢点走,我马上就来了。”

  “我们要生同衾,死同穴。”

  “你可别忘了,你对我许下过的诺言。”

  ——

  赵攸宁不吃、不喝、不睡。

  仅仅三日,赵攸宁跟萧恒之一块走了。

  所有子孙后辈一同跪在萧家灵堂上为他们两人哭灵。

  只有他们的长子萧珏知道,自己母亲临走之前,脸上是带着笑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