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046

    第243章 046

    “快来看看啊, 新鲜热腾的章鱼小丸子~”

    “炒面啦!海鲜炒面~”

    “美味的草莓大福不来一发吗?看这里哦~”

    “……”

    多摩市夏日庆典开始了,庆典举行的街道装点了各种各样的藤花和五颜六色的彩带,周围人来人往, 热闹非凡,无数游客穿着靓丽的庆典服装,在街道上游览采购。

    按照往年流程,庆典第一天是供游客吃喝玩乐的, 各色商贩早早做好了准备, 从上午十点开始,庆典大道上就布满了各种小推车, 每一段小店之间的空隙处还有藤仙教请来的各种耍杂艺人、live歌手和传统民俗表演等等。

    至于集章活动啦、手账贴纸分发活动啦, 甚至还有一些角色cs活动也在一个接一个开始。

    钉崎野蔷薇和虎杖悠仁看得目不暇接,很快他们手上就多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盒子,钉崎野蔷薇头上多了一个紫藤花瓣编织而成的花环, 虎杖悠仁则是将花环套在了脖子上当项链。

    伊泽杉跟在他们身边,他没有买紫藤花环,而是直接让头发保持在了青色和紫色渐变、

    此刻,伊泽杉手上拿着一种多摩本地人用藤花研发的冰淇淋。

    作为曾将藤花毒素当茶喝的人,伊泽杉看到商贩贩售时自然觉得很新奇, 他立刻买了一个品尝起来。

    只是本以为会品尝到熟悉的藤花味道,直到伊泽杉吃完了, 也没发现冰淇淋里含有藤花的小料。

    钉崎野蔷薇看着伊泽杉惊愕的表情,忍俊不禁:“您想多了,商家怎么可能真的将藤花放进去?能在盒子外面印个藤花瓣,并用可食用色素做个渐变色已经是极限了!我刚到东京时被骗过很多次。”

    伊泽杉很无语,几秒后倒是笑了:“也对, 大剂量藤花有毒,的确不适合开发成食物。”

    “啊?有毒?”

    正在吃藤花做的和果子的虎杖悠仁惊恐地看着伊泽杉和钉崎野蔷薇,他手里的和果子是半透明果冻状,里面夹着一个藤花瓣,看起来美丽极了。

    伊泽杉莞尔:“大剂量,一两个花瓣是没事的。”

    伊泽杉是整个多摩市阵法的主持人,他在多摩市游走可以更快更方便感知阵法的状态,而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算是他的小助理。

    一旦伊泽杉发现需要处理的诅咒师,钉崎野蔷薇或者虎杖悠仁会联系七海建人,七海建人那边直接安排人手行动。

    比如此刻,正在将冰淇淋包装纸扔进垃圾箱的伊泽杉突然抬头看向某个地方,他微微闭目感知了一下,轻声说:“编号48,正北二十米,有诅咒师出没,对方似乎朝着西南方向走去,目标是一个老婆婆……?”

    钉崎野蔷薇面色严肃起来:“收到。”

    她飞速用电话联系七海建人,两边沟通了几句,钉崎野蔷薇问伊泽杉,“可以查到老婆婆的面貌特征吗?”

    伊泽杉全神贯注地进行感知,人太多了,对方也在有意识地规避周围人的视线,伊泽杉需要不断远距离沟通周围的植物……

    “头发盘起来,看起来精瘦,穿着和服,脖子上戴着佛珠项链……咦?她还有同伙,是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这人、啊,有点像是夺舍的死人!”

    七海建人通过钉崎野蔷薇的复述,很快想到了一个被通缉的诅咒师:“哦,可能是尾神婆婆和她的傀儡,我让猪野去打一波。”

    七海建人这边根据实力挑了五到七个自由行动的咒术师,可以随时前往伊泽杉报的地点抓捕诅咒师。

    几乎那些诅咒师刚下车站,或者刚开车进入多摩市没多久,就全被伊泽杉通过阵法抓住踪迹了,但是按照事前商量好的计划,七海建人这边的追捕力度不能过于强悍。

    伊泽杉提醒七海建人:“稍微留点缝隙,别抓的太快太犀利,给他们点错觉,让诅咒师以为我们只是查得严,躲起来就找不到了,否则剩下的诅咒师不跳陷阱了怎么办?”

    万一羂索发现多摩市这边戒备森严,改主意在东京发动了呢?那才麻烦。

    七海建人表示明白,但他提了异议:“若是他们隐藏起来害人……”

    伊泽杉:“放心,我会让他们误以为自己还在被追捕,没空伤人的。”

    听到伊泽杉这么说,七海建人只能用看五条悟的眼神看伊泽杉:果然是和五条悟、夏油杰一个等级的大佬,怪不得敢直接签字,让五条悟发十倍的加班费。

    第一天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七海建人的抓捕小组抓了十几个诅咒师,自己这边有一些伤员,医师家入硝子已经提前到设置好的医疗点驻扎,倒是没有人员伤亡。

    五条悟和伏黑惠留在藤仙教内部,一方面俩人算是教众,需要参加集会,一方面他们俩也算是众多教众的保镖了,尤其是在夏油杰目前只能当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善教主时,私下里可能出现的任何骚乱都由五条悟亲自处理。

    伏黑惠伪装成紫藤仙人,坐在集会现场内的后侧高台上,全天候观察教众是否有什么行为不当之处——防止有诅咒师暗中控制教众。

    深夜,伏黑惠总算能放松精神,稍微打个盹了。

    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的状态要好一点,俩人白天一个当通讯员一个当护卫,虽然也累,但也算体验了庆典活动,可以散散心,不像伏黑惠绷紧神经警惕了一天。

    “晚上就没事了吗?”

    三人组的休息地在月之藤寺内部,钉崎野蔷薇看着山下不远处的多摩市,“万一出事了,我们再赶过去就迟了吧?”

    伏黑惠疲惫地说:“没关系,晚上没有电视台和普通人瞩目,夏油教主的战力会解放出来,他掌控着数千咒灵,最差也是三级,还有几十个特级咒灵,他会控制这些咒灵巡视市区的。”

    虎杖悠仁拉长语调:“这么厉害啊,咒灵操使吗?”他想到幻境里的诅咒师头子,有了通关的新思路,“我们早点休息吧,还有两天呢。”

    当晚,虎杖悠仁在幻境里主动向五条悟提起了联合诅咒师的建议。

    五条悟用全新的眼神看虎杖悠仁。

    “悠仁为什么想这么做?”

    “咦?那个夏油杰不是您的同学吗?”

    虎杖悠仁绞尽脑汁地说:“先联系诅咒师一起搞死总监部,再和诅咒师打一场,事情就结束了吧?”

    五条悟好笑地说:“你怎么觉得诅咒师不会背刺我?”

    虎杖悠仁:“他是您的朋友啊,我觉得能被五条老师承认的朋友,不会背刺您的。”

    五条悟久久地看着虎杖悠仁不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伸手摸了摸虎杖悠仁的脑袋。

    “既然曾憎恨他的悠仁都这么说了,那我去找杰谈谈吧。”

    虎杖悠仁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对哦,钉崎野蔷薇在幻境里死在了诅咒师手里。

    可是他也干掉一大群诅咒师啊,虽然是两面宿傩发疯杀的,可与他有什么区别?

    虎杖悠仁又想到两面宿傩上线时大杀四方的事来,之前每到夜晚进入幻境,入目都是血色的,虎杖悠仁看得心梗,却又无可奈何。

    “五条老师,我不会原谅他的,但对五条老师来说并非如此吧?而且如果联合能让老师和夜蛾校长获得全新的未来,我会忍耐的。”

    思考再三,虎杖悠仁认真地说:“等一切结束后,我会找他对战的,不管怎么样,我总要对钉崎和伏黑有个交代。”

    “这是我和夏油杰的事,还请老师不要插手。”

    幻境里的五条悟露出了欣慰而复杂的笑容。

    他说:“悠仁长大了。”

    听到这句话,虎杖悠仁福至心灵地涌上一个感觉。

    他的幻境快要结束了。

    也许,千手老师想让自己学习的,就是这种在任何绝境和疯狂时,都能努力思考生路、践行自己的信念和想法的平稳心态。

    哪怕被核平,哪怕被背叛,哪怕被欺骗,哪怕手染鲜血,哪怕背负了无数人的生命,哪怕被罪恶感压弯脊梁,他也要、也必须努力活下去,并在绝望中寻找到生机。

    虎杖悠仁陡然想起了逝去的爷爷。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一个瘦小的、被病痛折磨的小老头,没有任何咒力,也不了解围绕在你身上的阴谋,只是单纯地担忧着、爱着你,并试图让你得到他人的认可,在众人围绕中死去……”

    ——“他爱着你。”

    虎杖悠仁对之前伊泽杉的这番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当时听后他心中全是对爷爷的感动和羞愧,可此时回忆起来,虎杖悠仁才更能明白这几句话里蕴含的力量。

    这是可以让他在最冷酷的严寒和绝境中,也能维系心田的温暖的希望火焰。

    如果来日在现实里碰到如幻境里那样的糟糕情况,他的伙伴死亡,他的老师出问题了,他的前辈被总监部扣押,他的存在方式被所有人否定……

    虎杖悠仁握紧拳头,他想,他依旧可以继续走下去。

    因为他是被爱着的、被祝福的,会有无数活着或者死去的人注视着他,不管是期待还是憎恨,他都不该停下脚步。

    庆典第二天早上,在藤花香气和清脆鸟鸣声中,虎杖悠仁醒来。

    他觉得自己跨过了长长的河流、翻过了险峻的高山,在新月和繁星的注视下,站在了通往血腥和死亡之路的咒术师之路上。

    夜蛾校长曾说,咒术师从未有无悔恨的死亡。

    虎杖悠仁此刻觉得这句话太对了。

    他不能死。

    他的死亡意味着两面宿傩的生。

    所以若他死了,必定会无比悔恨。

    “先从绝对活下来开始吧。”

    虎杖悠仁对着初生的朝阳挥了挥拳头,无论是对总监部、对诅咒师,亦或者是对两面宿傩。

    “拼死获得胜利!”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