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城字十八破

    太极生两仪,太极者,先天一气也,岳不群所修炼的先天剑意,对太极的阐述可以说是至矣尽矣,蔑以加矣,所以推延这两仪剑法,岳不群的难度并不是很大,加之模模糊糊的记忆,不出一个时辰,已经把反两仪刀法推演的七七八八了。

    此时正值子时,月正得空,一阵微风吹过,刚才还站立不动的岳不群不知何时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筷子粗细的数值,轻巧的舞动起来。

    这反两仪刀法在岳不群的推演之下,不出意外的被演化成了剑法,毕竟他如今最熟悉的还是剑招,绝不会去往刀法上去琢磨。

    虽然推演的略有偏差,但其中的易理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为深奥。

    剑光闪烁,左右穿插之间,尽显道家玄奥奇妙,每一招看似简单,背后却都隐藏着三百六十种变化,令人看不出破绽。

    “两仪剑法,反两仪剑法,一正一反,若是一同使出,水火相济之下,威力应当更甚。”

    以岳不群如今的修为,早已是虚怀若谷,全身劲力浑然一体,左右互搏这种武学,根本就是信手拈来的事情。

    经过一番思量之后,岳不群左手往虚空中一摄,又一根筷子粗细的树枝被握在了手中,在黑夜中舞动起来。

    双剑合璧,正反互补之下,岳不群所演练的剑法已是毫无破绽,即便是武当少林的掌门在此,也难以破解。

    “不对,还是不行!”剑法施展到半路,岳不群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满脸苦笑:“这样的剑阵堡垒,虽然看似无敌,但武学高手还是能引出它的破绽。”

    想到此处,岳不群把树枝往旁边一丢,呆呆的望着月亮,双眼一闭,干脆什么都不想,坐下修炼起内功来。

    第二天早上,烈日当空,岳不群缓缓起身,虽然做了一夜,但精神反而更加饱满。

    “咦?定则呢起的那么早?”李大淳从屋里走了出来,他早上根本没有听见有人走出屋外的脚步声,以为岳不群轻功卓绝,却不知道他根本没有进屋睡觉。

    岳不群尴尬一笑,没有接话,只是道:“此地环境清雅,果然是练功的好地方,我的内力从未有如此迅速的精进,李大哥果然眼光独到!”岳不群对李大淳竖起了大拇指,昨日他的内功修为,竟然一夜之间又精进了几分。

    “唉。”李大淳听岳不群这么一说,有些沮丧:“你修炼的乃是玄门内功,自然凭借这地势龙脉有所精进,但我就不同了。我修炼的只是些旁门左道的功夫,如今根基已成,想另投玄门当真是千难万难。”

    “玄门和旁门的内功主要区别就是纯思无虑四字,佛家曰空,道家曰静,空静自然之间,正邪功夫救再无分别。”岳不群见李大淳垂头丧气,和他说起了自己的感悟,也是先天公缩阐述都真意。

    “这无思无虑之道,我现在入手,是否已经太晚?我处事太深,杂念颇多,又年过半百....”李大淳的面容依旧苦涩。

    “李大哥,不用灰心,只要肯下功夫,任何时候都不会太晚。况且无论修炼什么功夫,体会空静二字都大有裨益。”岳不群道。

    当下,岳不群便把全真内功的口诀要点交与了李大淳。经岳不群一点拨,加之此地龙脉作用,李大淳的空静功夫很快救小有所成。

    此时正是午时,二人稍作休整,便听远处孙星火的声音:“两位真勤快,练了一上午的功,不妨休息一下,随我去醉仙坐坐。”

    醉仙楼是著名的菜馆,店名取自醉仙李太白,据传李白曾云游此处。这是近三百年传统名店,名厨名菜辈出。但名气大的另一个结果就是消费不菲,很多人在这里请客并不是因为饭菜有多好吃,而就是为了面子好看。

    三人坐下,孙星火精心点了几道菜,不一会儿菜饭就端了上来,叫花鸡,酸菜鱼,水煮牛肉,鲜滑而不腻,也无愧百年老店的称号。

    吃到一半,忽然听见有人在一旁讨论起这醉仙楼的起源,也就是唐朝的李白。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被人称为谪仙人,背负着诗仙醉仙的名号,同是又是剑仙,文武双全,和现在我们读书人比起来,真是云泥之别,真是惭愧至极。”一个青衣书生微醉,话语中有些沮丧。

    “剑仙?那他能御剑飞行,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吗?”一个同伴似乎也是醉了。

    “怎么可能,李白不过是剑法高明而已,怎么可能有飞天遁地的本事?真正的剑仙,似乎在青城山一带出没过,那也是百年以前的事情了.....”青衣书生醉意更重。

    剑仙之说由来已久,列子一书曾稍露端倪,道藏及各种道书汗牛充栋,但对剑仙一脉总是避而不谈或一笔带过。时至今日,剑仙的传说已经渐渐被人淡忘,听者或是莞尔一笑,或嗤之以鼻。

    但是传说中的剑仙是否真的不存在呢?岳不群手中微微一动,忽然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

    “果然果然!这城字十八破果然并非暗器功夫。”岳不群心中激动万分:“青城剑仙,果然并非子虚乌有,这本城字十八破竟是一门高深剑法,用的不是普通的剑,而是飞剑,所以被误解成了暗器!”

    “不知道这城字十八破和我的紫霞飞剑相结合,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岳不群的紫霞飞剑,虽然只是由擒龙控鹤的功夫演化未来,飞不出一丈远,但配合这门剑仙用的剑法,也应当是威力无比。

    想到此处,岳不群并没有急着去练功,而是美滋滋的吃完了饭,在享受完食物的美味之后,回到怡园,让李大淳二人不要打扰,方才连起了这城字十八破。

    城字十八破在宋朝遗失了一大部分,幸而从慕容世家的还施水阁中得回全本,才不至于失传,但到了如今这个用剑的年代,青城派对其也是并不重视。

    城字十八破每一破都只是一招,但却都蕴含着七百二十种变化,晦涩难懂,若是想要练全,就算是现在的岳不群,也需要一年之功。

    如今这个年代剑法横行,前辈高人们,如冲虚,林远图用的皆是剑法。岳不群以后要面对的,都是这般人物,至于一些武功不高明的小角色,岳不群靠内功就能解决。所以,思前想后,他就准备先从城字十八破的“破剑”开始练起。